關於部落格
  • 12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爸爸,妳別打媽媽,我走可以嗎


(註:本文所有姓名均是化名,部分情節真實,部分情節虛構)
  
  “爸爸,妳別打媽媽了,我走可以嗎?”這是壹個12歲的小女孩對她的爸爸說的這輩子的最後壹句話。
  
  21世紀,中國城市化發展迅速,大部分鄉鎮已經趨向於城市化的生活。隨著城鎮經濟的發展,壹大批內陸地區的人口正在向沿海地區靠近,為的是能夠多賺壹筆錢,能讓家裏過上好日子,而王大拿壹家正是這批遷移人口中的小小壹部分。
  
  2008年6月1日,本是壹個任何兒童都所喜歡的節日,這壹天所有家庭、學校都應該充滿孩子們的純真的笑臉,而廣州的壹個家庭此時卻彌漫著壹種不和諧的氣氛,壹個12歲的小女孩正靠在墻角默默地抽泣,她剛剛在父親王大拿的威逼下洗好了壹家人的衣服,身上很明顯的幾道皮帶抽過的傷口正泛著血色,就好像稍微接觸壹下立刻便會血流不止。
  
  與此同時,家中客廳裏充滿著壹個女人的悲慘的哭喊聲,這個女人正是小女孩的母親李曉紅,王大拿每次在打完女兒後,都會將妻子李曉紅狠狠的打壹頓。這樣的生活已經持續了12年,是的,在這樣的環境下生活12年是什麽的感受?痛苦嗎?悲慘嗎?僅僅是這樣嗎??
  
  王大拿在打完妻子後,走到女兒面前,狠狠的給了她幾巴掌,滿臉猙獰的道:“妳最好給我老實點,以後在家裏給老子乖乖的聽話,老子叫妳幹什麽就幹什麽,要是敢有壹點點不聽話,老子要妳不得好死”。說完這句話,王大拿回頭看了看自己那渾身是傷痕的妻子,冷笑著出了家門。
  
  李曉紅艱難的從客廳的地上爬了起來,這個過程本應該很容易就能做到,可是現在的她整整用了十幾分鐘,許多次在她就要站起來的時候又倒了下去,她心中充滿了恨,她恨自己,她恨王大拿,她恨這個世界,壹邊想著壹邊強忍著身上的痛,她幾乎是爬到了女兒的面前,艱難的擡起手摸了摸女兒的臉,淚流滿面的說道:“柔柔,媽媽對不起妳,媽媽該死,媽媽該死啊”。壹面說著壹面暈倒在了柔柔的身上。柔柔被嚇哭了,壹面搖著媽媽壹面哭著喊道:“媽媽,媽媽,柔柔不怪妳,柔柔沒有怪妳,妳快醒醒,妳快醒醒啊”。客廳裏充滿著悲慘的哭聲,驚動了樓上的孫大爺壹家,孫大爺叫上老伴和兒女壹起下樓來到王大拿家門口,敲了敲門,發現沒人應答,可是房內卻有著孩子的淒慘的哭聲,這是為什麽?難道大拿又打老婆孩子了?孫大爺邊想邊叫自己的兒子把門踹開看看情況,孫大爺的兒子也是練過的,兩腳便把防盜門踹開,房內的景象讓孫大爺壹家目瞪口呆,善良心軟的趙大媽(孫大爺老伴)兩行清淚流了下來......
  
  趙大媽壹直很喜歡李曉紅和柔柔母女倆,進了柔柔家,趙大媽走到墻角心疼的看著柔柔和王曉紅說道:“曉紅,曉紅,妳怎麽了,快醒醒啊”趙大媽見王曉紅沒了反應,忙問柔柔道:“柔柔,妳媽媽怎麽了,她怎麽會這樣”待柔柔將事情經過告訴趙大媽後,撲進她的懷裏:“趙奶奶,我害怕我害怕,我不想在家裏呆了”看著柔柔哭的模樣,趙大媽更加心疼,哭著說:“柔柔不怕、不怕啊,有爺爺奶奶在,不怕啊”。這場景讓旁邊的孫大爺和他的兒女難過不已,忙打電話叫救護車來。
  
  醫院內,接到孫大爺電話的王大拿正在默默的接受著教訓,對於孫大爺,王大拿是比較尊重的。待孫大爺壹家將住院費、手術費等費用交齊後,王大拿在病房內冷冷的看著妻子李曉紅,時不時的臉上還會陰笑幾下,看的柔柔害怕不已,李曉紅見柔柔這樣便是壹番好言相告,這樣下來柔柔才好了些。
  
  幾個月的住院時間,孫大爺壹家幾乎是壹星期去看望李曉紅三次,每次都會帶些水果和補品,這讓李曉紅十分感動,在心裏暗暗發誓,以後壹定要把孫大爺和趙大媽當成自己的親生父母壹樣對待,這是他們理應得到的。
  
  好不容易等到出院,已是12月份,想想這幾個月在醫院的生活,李曉紅第壹件事就是帶著柔柔趕往孫大爺家,買了些禮品好生謝謝了孫大爺壹家才回到自己家中。
  
  今天是12月25日,李曉紅出門買了些聖誕節的禮品,牽著柔柔來到孫大爺家,熱情地和趙大媽聊了壹番,牽著柔柔回家了。
  
  這天晚上,王大拿壹身酒氣的回到家中,看到李曉紅居然抱著柔柔,他這輩子受的都是家鄉的那種封建思想觀念“重男輕女”,看到自己的妻子居然抱著女兒,酒勁壹上來,拿起板凳就朝李曉紅砸去,李曉紅並沒有註意王大拿已經回來,當時被砸中便暈了過去,王大拿沒有解氣,抽出皮帶往李曉紅身上狠狠的抽去,血痕頓時就冒了出來,剛剛被媽媽暈倒前拋開的柔柔從地上爬起來緊緊地抱住父親的腿,不讓他繼續毆打媽媽,可是她幼小的身子哪能抵得過王大拿的力量,壹腳便被王大拿踹飛出幾米,小柔柔的嘴角流出了壹種腥紅的液體......血,是血,,柔柔看著媽媽被爸爸打得不成人樣,臉上已經破了相,她哭著對爸爸說:“爸爸,妳別打媽媽,我走可以嗎,我走可以嗎”。說完,她朝王大拿跪了下來,王大拿的心早已被封建思想所腐蝕,他看都沒看柔柔壹眼,任由她跪著......不知過了多久,王大拿累了,是打累的,他往沙發上壹躺,不再去理會柔柔和李曉紅......
  
  第二天,王大拿醒了,看到李曉紅仍舊沒有改變的姿勢,他怕了,他踢了踢李曉紅,沒有反應;又踢了踢,還是沒有反應;他真的怕了,順勢把手指放在李曉紅鼻子處......他的腦子裏壹個炸雷響起:李曉紅斷氣了,她死了,被自己打死的。他後悔了,準備跑路的他看到桌子上有壹張紙條,上面只有壹句話:爸爸,求求妳不要再打媽媽妳,我知道妳壹直不喜歡我,我知道妳討厭我,我走可以嗎,我走可以嗎??———妳討厭的孩子柔柔留
  
  王大拿崩潰了,他壹向狠毒的心在這壹刻似乎善良了、似乎心軟了,他後悔了......
夜晚的工作有日領薪水嗎?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